琅琊新闻网

以最严标准查处原料药垄断 监管层开出天价罚单

?

原标题:用最严格的标准调查和处理原料药的垄断,监管机构将处以高达99倍的罚款!原料药苯酚市场的疯狂时刻仍然令制药公司恐慌,从230元/公斤升至人民币/公斤,创下近年原料药价格上涨的新纪录。药品行业中的原料药垄断已成为司空见惯的事,这将是药品行业重组的下一个重点。

10月11日,国务院明确发布《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加强对垄断药材等违法行为的执法力度。

《意见》明确指出,原料药和制剂领域的垄断和价格违法行为应按照最严格的标准进行调查和处理,并应进行更重、更快的调查。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坚决打击责任人,形成有效威慑。

根据《意见》计划,力争在2019年12月底前督促一批企业主动纠正不正当价格行为,暂停一批异常提价药品的网上采购资格,处罚一批涉嫌非法提价、欺诈性保险或严重失信的企业,揭露一批异常提价和垄断的典型案例,遏制药品价格的过度上涨。

"你敢再玩弄原料药的价格吗?"河北一家制药公司的经理李斌(化名)告诉记者《华夏时报》,制造商不敢说任何关于原油垄断的事情。在打击市场垄断的同时,国家还应解决一些原料药的几个主要供应来源问题。

原料药反复飙升,与采购价格谈判“反对”

苯酚是一种强有力的外科消毒剂,也是阿司匹林和其他药物的重要原料,在大宗药品市场上畅销。过去,供求波动很小,价格稳定。几家主要制药公司基本上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垄断市场和操纵价格更容易。因此,上一次火箭般的价格暴涨是在上演。

原料药垄断价格上涨的另一个例子是马来酸氯苯那敏。之前的价格是400元/公斤,但是垄断之后,价格飙升至人民币/公斤,一个月内达到58次。

过去,小品种、大批量的药材是总经销商选择垄断的对象,但这种情况逐渐恶化。李斌了解到,在新垄断的原料药品种中,甚至包括近5000份药品批准文件的大品种“葡萄糖”也赫然在列。总经销商的动机是为了刺激各种各样的原油并抬高价格。

原材料上涨太快。制药公司要么停止生产,要么提高价格。最终,普通人买单。大量低价畅销药品和中成药的价格,如硝酸甘油、异烟肼片、复方甘草片、清肺化痰丸等。都有不同幅度的增长,与全国公立医院改革和定量采购价格谈判带来的“降价趋势”相矛盾。

今年8月,国家健康保险局副局长陈金福在国务院的一次定期通报会上表示,当前药品价格上涨的原因是,大多数涨价药品具有市场容量小、竞争不足的特点。它们在临床上通常是必需的,缺乏替代物,并且容易“因短缺而推高”。

另一方面,一些供不应求的药品或药材生产环节高度集中,药材分销渠道易于控制,通过垄断销售可以实现非法获利。

李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是:中标的大量政府采购订单怎么办?如果一个人在中标后放弃投标,他将被政府列入黑名单,这意味着他已经封锁了道路。如果他以后参加投标,他将受到限制,不能接受大额订单。如果他按原订单生产,他将面临巨大损失的问题。李斌进退两难。

处以天价罚款,多部门联合打击垄断。

打击原油垄断将成为医药行业重组的下一个重点。体制改革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履行了市场监管和反垄断职能,加大了对原料药垄断的打击力度,迄今已对垄断涨价的药品公司开出了两笔天价罚款。

早在2017年7月底,浙江省物价局就转发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浙江新赛科药业有限公司和天津汉威药业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和高价销售异烟肼原料,无正当理由拒绝交易的决定。上述两家公司被认定为“价格垄断企业”,被罚款443,900元。然而,与非法收入相比,几十万元的罚款似乎并没有困扰垄断企业。

2018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收到报告称,部分冰醋酸原料药经营者联合提价,损害下游制药企业和患者的利益。接到报告后,市场监督总局展开了反垄断调查。

调查发现,2017年10月至2018年2月,市场上仅有的三家冰醋酸生产商成都华谊、四川金山和广东台山新宁讨论了共同涨价的问题。最后,达成垄断协议,共同提高冰醋酸原料药的销售价格。从3月1日开始,冰醋酸原料药的销售价格将从7-9元/公斤提高到28-33元/公斤,并将按此价格销售。

冰醋酸作为原料药,主要用于生产治疗晚期肾功能衰竭、尿毒症等疾病的血液透析浓缩液。这三家企业的垄断行为性质严重,危害严重。2018年12月2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冰醋酸药品垄断行政处罚决定,对成都华谊、四川金山、广东台山新宁三家企业实施了医药行业反垄断史上最大的处罚,罚款总额1283.38万元。

扑尔敏被广泛用作原料药,生产销量大的常用药物。2018年6月,扑尔敏原料药价格在短时间内迅速上涨,导致部分药品停产,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不久,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始对有关扑尔敏药品公司进行调查。调查发现,河南久事制药有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扑尔敏原料药生产商。湖南尔康药业有限公司自2018年起获得扑尔敏原料药的独家进口代理资格。这两家公司在扑尔敏原料药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自2018年2月以来,在湖南尔康的领导下,涉案的两家公司共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导致扑尔敏原料药供应短缺,价格大幅上涨,一些下游制造商减产减产。

2019年1月2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再次发布大额反垄断罚款,对实施垄断的河南九石药业有限公司和湖南二康药业有限公司罚款1243万元。

除了遏制非法药品垄断的行政处罚外,允许药品垄断接受日常监管制度,加强医保局、卫生委员会、市场监督总局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联合监督执法,也是今后药品市场健康发展的重中之重。

国务院《意见》还明确要求完善国家、省、市、县级短缺药品监测网络和信息直报系统,指导和推动公共医疗机构制定和完善短缺药品管理规定,明确医疗机构短缺药品分析评价和信息报告要求。

价格上涨不合理、违法的,按规定处罚。如果提价不合理但不构成违法行为,访谈敦促企业主动纠正,必要时采取公开曝光、暂停上网、失信惩戒等措施。

"有些原料药制造商太少,即使是‘一次供应,百分之百’的情况,当然也很容易垄断价格."李斌认为,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行业的顽疾,一方面需要放开原料药制造商的数量,另一方面需要考虑客观因素造成的价格上涨。“经过政府价格谈判后,药品价格将一次次下调,然后再下调。他希望将一些短缺药品列入临床短缺清单,以支持企业成本调整和生产积极性。”

(责任编辑:DF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