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新闻网

小说:二女一男闯入水贼老窝,谁成想路的尽头竟有一只神奇的船。

“什么鬼?”

胡德柱的大脑在飞速运转。

“厉鬼!”

常铃儿脱口而出。

“相公,赶紧回去吧!我怕鬼!”

梅丹紧抱胡德柱的脖颈。

“老婆,没事,一切有我!”

胡德柱别的不行,对于鬼啊,神呀的,从小就接触,甚至天天接触,根本谈不上怕不怕,只是有些烦而已。

“铃儿姐,厉鬼会吃人吗?”

梅丹眼见胡德柱在敷衍她,开始向常铃儿寻求心理安慰。

“小丹,别怕,有铃儿姐在,谁也伤害不了你,哪怕它是一只厉鬼也不行。”

常铃儿是谁?她是得道出马仙,柳婆婆的嫡传弟子,要知道,得道出马仙,一般都是炼气境的仙人,与普通出马仙,甚至是出马弟子,有着本质的区别,据说,柳婆婆的境界,已经超过炼气境。

常铃儿,作为她最器重的弟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其境界早已经超越师父。

“铃儿姐真厉害!”

梅丹虽然幼稚,但并不傻,她自然知道柳婆婆的厉害,常铃儿作为柳婆婆的徒弟,估计也不会太差。

“哈哈!那我就不怕了,打厉鬼有铃儿姐,打水贼有相公,咱们家就指望你俩了。”

船在哪里?”

常铃儿不怕鬼,甚至是鬼怕她,但不代表愿意跟鬼在一起,她也想得到船后,远走高飞。

“沿着暗河往里走,直到河道的尽头,那艘船停泊在河滩上。”

胡德柱简单描述一下行程。

“什么样的船?”

常铃儿再问。

“一艘黑船,有小木船两个大,材质极为特殊,非金非木,却坚硬无比,最关键的是重量轻,有桨,有帆,有动力装置,类似喷气式发动机,却要先进得多,如果得到这艘船,天大地大,哪都能去……”

胡德柱说得很兴奋,比手划脚的,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好了,老公,赶紧出发吧!”

常铃儿立即打断某人的臆想。

“噢!取船去喽!”

听到有好船可坐,梅丹兴奋得嗷嗷叫。

“对了,老公,那艘大船呢?”

常铃儿突然想到什么。

“沉江了!”

胡德柱轻描淡写的说到。

“怎么沉的江?”

常铃儿有些不解,那可是一艘铁甲船,不动用大当量炸药,根本炸不沉。

“打了几百叉,挺费劲的,嘿嘿!”

胡德柱憨憨一笑,还是那个傻样。

“走吧!老公。”

常铃儿催促到。

“铃儿,我抱你走吧!”

“不用,你负责带路,我负责抓鬼。”

胡德柱先行,常铃儿殿后,中间夹着梅丹,趴在胡德柱的后背。

过了大厅,没走多远,又是一片黑咕隆咚。

“小丹,别睡觉,防止鬼上身。”

常铃儿及时提醒到。

“嗯!不睡,也不怕。”

梅丹嘴上说不怕,实际心里挺发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相公执意要来,必定得陪着。

“到了!”

突然,胡德柱停下脚步。

“诺!前路已经中断,暗河水大部分回流,只有少部分渗入地下,黑船就在脚下。”

胡德柱兴奋的说到。

要知道,在界江平原,汽车已经被船只取代,如果有一艘好船,身份地位自然与众不同。

“怎么取呢?”

常铃儿俯身,摸一摸脚下的大帆船。

“疏通航道,把船移出浅滩,然后扬帆远t。”

胡德柱已然成竹子在胸。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