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新闻网

6旬农村老汉走火入魔,隐居大山修炼长生不老之术,如今妻离子散

世界,充满奇迹。今天,我将为你带来一个“怪胎”徐文怡。混合和准备喂鸡的老人是湖南省湘潭县一个村庄的农民徐文怡。徐文艺已经六十多岁了,几乎是白人,看上去很瘦,穿着皱褶的T恤和泥泞的裤子。他说他是“责备”,因为他离开了一个好家,去了家乡附近的一座山上练习不朽。当徐文怡年轻时,他沉迷于武术和形而上学。当这些书被更多地阅读时,他的思想逐渐改变。他觉得现实生活太无聊了,家庭生活也不是很有趣。所以他离开了他的妻子,抛弃了他的儿子,来到了山上。他自己的“Xanadu”与微风,树木和鸟类一起“远离尘世”。他的梦想是不朽的,他可以成为一个仙女,他可以在他去世后去天堂。

徐文艺于2004年住在大山,开始在山顶挖洞。洞穴长约24米,顶部有弧形。宽度和高度为三或四米。我以后待在这里。光线越暗,就越需要击中手电筒。混凝土墙仍在渗出。陡峭的山顶,隐蔽的洞穴,一个人的世界,14年来,外人一直认为徐文怡是一个极客,而徐文怡则说:“我正在追求我所想到的生活。”洞穴的环境是徐文怡的骄傲。他用水泥在洞穴的入口处建造了“西部洞穴”这个词,“坐在西边,向东看。”虽然徐文怡独自一人,但他声称自己没有孤独感。他说,每天读一本书占用了他很多时间,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形而上学的。冥想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每次大约半个小时,他都不会燃烧。他将首先在香炉中烧香,然后沿着木梯从洞穴顶部爬上洞穴,那里的地形平坦,适合坐着。

徐文艺洞两侧的两座石头建造的房屋是厨房和鸡舍。在洞穴生活的最初几年,徐文怡很少下山,很少帮助家人做农活。他和他的妻子八年前离婚了。徐文怡和他的妻子有两个儿子。妻子和儿子再婚到其他地方。大儿子去野外做女婿。为了在繁忙的季节谋生,徐文艺也下山去做农活。老徐喂鸡。他说养鸡不是为了吃鸡蛋,这是令人愉快的。很多人不了解徐文怡的行为。他觉得自己可能“对自己的大脑有疑问并患有精神疾病。”徐文怡说:“我的思想比很多人都正常。”为了“修炼”的目的,徐文怡说:“我的实践是提高精神,我希望我能永远活着,即使我死了,我也要去天堂。”一些村民问他:“你已经练习了14年。你什么时候得到一个仙女?”徐文怡满怀信心地回答:“来吧,快点!”

这里没有电,当然也没有wifi,电脑,手机。徐文怡只能点燃一支蜡烛。晚上的沉默有点可怕,只有风和鸟。但徐文怡说,他从未感到孤独,每天读书都很充实。至于吃喝,他也很简单。除了简单的调味品和蔬菜,厨房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可以吃。他几乎吃素食,有时他不吃鸡肉下面的鸡蛋,直接扔到山沟里。徐文怡自己也表现出一种矛盾的心态。一方面,他打算坚持下去。他给自己一个鼓舞人心的句子:“我自己的痛苦不会被吃掉。”另一方面,他为自己练习了十多年,他一无所获。徐文怡的侄子告诉他:“你越来越老了,你不能继续这种生活。让我们和我们一起走。“徐文怡说:”再试几年,人们不经常说是坚持胜利吗?我已经尝试了几年,我也许能够永远地培养我的生活。“你如何看待徐文怡的行为?

世界,充满奇迹。今天,我将为你带来一个“怪胎”徐文怡。混合和准备喂鸡的老人是湖南省湘潭县一个村庄的农民徐文怡。徐文艺已经六十多岁了,几乎是白人,看上去很瘦,穿着皱褶的T恤和泥泞的裤子。他说他是“责备”,因为他离开了一个好家,去了家乡附近的一座山上练习不朽。当徐文怡年轻时,他沉迷于武术和形而上学。当这些书被更多地阅读时,他的思想逐渐改变。他觉得现实生活太无聊了,家庭生活也不是很有趣。所以他离开了他的妻子,抛弃了他的儿子,来到了山上。他自己的“Xanadu”与微风,树木和鸟类一起“远离尘世”。他的梦想是不朽的,他可以成为一个仙女,他可以在他去世后去天堂。

徐文艺于2004年住在大山,开始在山顶挖洞。洞穴长约24米,顶部有弧形。宽度和高度为三或四米。我以后待在这里。光线越暗,就越需要击中手电筒。混凝土墙仍在渗出。陡峭的山顶,隐蔽的洞穴,一个人的世界,14年来,外人一直认为徐文怡是一个极客,而徐文怡则说:“我正在追求我所想到的生活。”洞穴的环境是徐文怡的骄傲。他用水泥在洞穴的入口处建造了“西部洞穴”这个词,“坐在西边,向东看。”虽然徐文怡独自一人,但他声称自己没有孤独感。他说,每天读一本书占用了他很多时间,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形而上学的。冥想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每次大约半个小时,他都不会燃烧。他将首先在香炉中烧香,然后沿着木梯从洞穴顶部爬上洞穴,那里的地形平坦,适合坐着。

徐文艺洞两侧的两座石头建造的房屋是厨房和鸡舍。在洞穴生活的最初几年,徐文怡很少下山,很少帮助家人做农活。他和他的妻子八年前离婚了。徐文怡和他的妻子有两个儿子。妻子和儿子再婚到其他地方。大儿子去野外做女婿。为了在繁忙的季节谋生,徐文艺也下山去做农活。老徐喂鸡。他说养鸡不是为了吃鸡蛋,这是令人愉快的。很多人不了解徐文怡的行为。他觉得自己可能“对自己的大脑有疑问并患有精神疾病。”徐文怡说:“我的思想比很多人都正常。”为了“修炼”的目的,徐文怡说:“我的实践是提高精神,我希望我能永远活着,即使我死了,我也要去天堂。”一些村民问他:“你已经练习了14年。你什么时候得到一个仙女?”徐文怡满怀信心地回答:“来吧,快点!”

这里没有电,当然也没有wifi,电脑,手机。徐文怡只能点燃一支蜡烛。晚上的沉默有点可怕,只有风和鸟。但徐文怡说,他从未感到孤独,每天读书都很充实。至于吃喝,他也很简单。除了简单的调味品和蔬菜,厨房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可以吃。他几乎吃素食,有时他不吃鸡肉下面的鸡蛋,直接扔到山沟里。徐文怡自己也表现出一种矛盾的心态。一方面,他打算坚持下去。他给自己一个鼓舞人心的句子:“我自己的痛苦不会被吃掉。”另一方面,他为自己练习了十多年,他一无所获。徐文怡的侄子告诉他:“你越来越老了,你不能继续这种生活。让我们和我们一起走。“徐文怡说:”再试几年,人们不经常说是坚持胜利吗?我已经尝试了几年,我也许能够永远地培养我的生活。“你如何看待徐文怡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