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新闻网

忆外号

  老于一再嘱咐我多写写高中之事,让大家回忆回忆。这可把我愁坏了,——貌似该写的高中之事都写完了。上次和张伟谈话,偶尔提起喊老于“geya”之事,又加上老于外号多而响亮,遂决定追忆下大家的外号。

  首先说于亚辉吧,大家喜欢称他老于,我是以老鱼称呼他的,然而外人肯定分不清是“于”还是“鱼”。思来想去,我决定称他为“鲶鱼”,喊过几天之后,又觉得“鲶鱼”拗口,遂又改称他“鱼头”,然又觉体现不出鱼的种类,遂又改称他“火头”,仍是不够味儿,突然想起小时在河里摸鱼被“geya”扎过之事,遂觉定喊他“geya”。后来张伟同学无意中喊出了一句“geya头”,神来之笔!随后,大家统以“geya头”称之。

  6369261-5d35f9dc7f34dede.png

  鲶鱼

  6369261-10cbcc61cf603ff3.png

  火头

  6369261-03b5002fcba1342c.jpg

  geya

  我知道大家分不清这三种鱼,遂附了图,从图可以看出,这三种鱼有个共同的特点:奇丑无比,不过于亚辉同学还是很帅的。

  于亚辉有个铁杆cp——李金昌,这两人夜夜抵首而眠,日日搭伙吃饭,不离不弃,如影随形。身为于亚辉的cp,李金昌的外号也格外响亮,而且还是IQ爆表的张豪杰同学所创,张豪杰取其名中之“昌”字,稍加发挥,李嫖? 娼三字便飘然而出。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单凭此外号,就未辱没“豪杰”之名。然此外号太过低俗,对于我们这些纯洁的高中生来说实在喊不出口,我遂在保留核心“嫖”字的基础上改为“一剑嫖红”。改后的名字虽然文雅,但没了如雷贯耳之感。

  以上两位同学的外号均源自于姓或名,而袁宁同学的外号则源自于身材和相貌。袁宁同学的老爸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所以袁宁同学算是官二代,家境殷实。不缺营养的袁宁同学长的是又高又壮,其人也是性格开朗,而且学习还好,高富帅都不足以概括他。然美中不足是肤色稍微黑了那么一点点,白面书生张军利同学仔细地察其相貌、观其体格,送他一形象贴切的外号:黑大壮,有时还亲切地称他大壮。古龙曾说:“一个人的名字会被叫错,但外号绝不会被叫错。”袁宁同学就是明证。

  另外还有我的两位同桌,何淑光和刘立,何同学的外号是“和”大人(源自《宰相刘罗锅》),平淡无奇。后来我看了《铁齿铜牙纪晓岚》又改进成“和”中堂,稍微改观了些;刘立同学的外号不知何人所起,乃是化“立”为“杆”:刘杆。(我目前只想到这么多,希望大家献言献策,未完待续。)

  最后说说我的老乡贾传安同学,因为高中同学大都同县不同乡,我和贾传安同学同是孙六乡人,且小学就是同班同学:纯老乡。这货体格敦实,虎背熊腰,爱好足球,带球冲刺起来速度飞快,如脱缰之野马。刘立同学惊叹地称他为野马,后来灵光咋现般地化“马”为“驴”,整天野驴野驴地喊他。贾传安第一次听到这俩字,暴跳如雷。不过好的就是好的,不待几日,大家均以野驴称之。

  当然,像我这样喜欢给人起外号者,自身肯定是难免被起的。我的外号是张伟同学所起,这厮用“葱”替换我名字中近音字“通”,后来可能觉得伤害力度不够,又改为“大头葱”。不日,这厮突然想起了儿时看过的一部动画片,里面的主角有进化功能,遂又改为“超大头葱”。鉴于我对张伟同学做的那些,高中三年,我和张伟真是相爱相杀啊!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