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新闻网

卖身还是卖技术?廖新波解密医生集团生存两把钥匙

在今年的两届会议上,霍勇博士提出了《以医生集团为切入点助力国家分级诊疗》的建议。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但它尖锐地指出,医生群体的职业生态没有得到决策部门的重视和真诚支持,也没有从法律层面“合法化”。 医生群体的实践模式在中国并不是第一个,而是美国的主要模式。 我很早就对这种模式提出了许多意见。 近年来,医生的队伍走得不稳不稳。博士团队创始人“开山开林”的创业精神和梦想是如何实现的,值得企业家们再次思考。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医生团体发展势头强劲,许多医生团体也为自己的规模感到自豪。 最近的医疗改革政策也非常有力。许多公立医院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与此同时,许多已经迫不及待想尝试离开这个系统,走向社会的医生。 随着改革的深入,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将会一个接一个地回归,医生执业的多样化将会越来越丰富多彩。 决策部门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这种情况,例如在张健建立一个制度来适应这种新的改革趋势,使我们的医疗改革的所有任务都能够按照市场规律顺利实施,特别是如何才能充分发挥通过市场分配的医疗资源的作用,成为我们的当务之急。

本文根据医生职业的特点和当前医生的执业生态,从两个方面再次阐述我的观点。

首先是医生的身份 解决医生身份问题不是医生自己的冲动,而是我们在2009年提出的医疗改革计划,逐步将医生从单位转变为社会,逐步实行院长的专业化管理。 医生是医院还是社会,不仅是一个理解的问题,也是一个影响医生执业生态的根本问题。

只要我们相信医生是社会性的,那么医生就不应该仅仅是医院 在国外,医生首先是社会人,以自由执业者的身份出现,然后是执业模式的选择。 实践模式包括“单位人”的专职员工。一旦合同终止,他仍然是一个社会人。它还包括与医院合作的“伙伴”PHP,以及单个医生或医生团体与一家或多家医院之间签署的合作关系。当然,还有更多的个体医生诊所、联合诊所等等。

在今天的中国医疗改革中,医生仍然是医院的单位成员。在单位状态下,医生处于“自我推销”状态(为了描述图像点)。医生所做的一切都必须符合医院的规章制度和职业道德。医生的贡献归医院所有(保留所有权利)。医生想做的事必须得到雇主的批准。 你在这个单位是全职的,假期里不允许兼职。以香港公立医院系统的医生为例。如果是兼职,你可以在自己的时间里做你想做的事情。如果有特别规定,即使你在公立医院全职工作,你也可以在休息日在其他地方行医,例如在以色列公立医院。

让我们举个例子:三星的科学家被他们的单位(国家)招募或分配(无论他们是高科技还是普通工资)。他不能在其他企业兼职。他创造的专利和成就是“单位”(国家),他们的工资是按年薪或月薪计算的。 他的退休金由该单位提供。 那么医生有谁的个人影响力呢?医生的影响力是在“单位”的背景下形成的。社会影响从表面上看是自身造成的,实际上是与主办医院一起存在的,主办医院就是“金漆招牌”

换句话说,只有当医生成为社会人,你的个人品牌才能真正属于你自己。 事实上,许多知名专家,不管他们在“单位”有多好,一旦他们离开了“单位”和日剧的名声,如果他们不擅长品牌管理,他们的社会价值他们“获利”的能力将会比以前低得多。 这表明,当专家在系统之外“游泳”时,他们不仅会去看医生,还会有一个平台来管理你的价值。

如果医生的身份得到解决,医生可以真正走向自由执业,医生可以“冷静”地开诊所,依靠部门政策或会议精神来“鼓励”和“允许”医生更多地执业。这显然是一种“粗心大意”和“画饼充饥”的态度 当然,在国家“鼓励”医生多行医的现状下,医院也应该积极合作,采取宽容的态度,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不断提高医院与医生的附着力。 随着当今共享平台经济和网络经济的发展,如何适应医院平台管理而不是恐惧和阻碍,是医院管理者应该有的态度。

医生团队也需要管理,这种管理是不断创新的!如果我们仍然使用传统的管理理念和方法,或者再建一座山,成本将是巨大的,甚至医生长期积累的宝贵财富也将被消耗殆尽。 医生是依靠知识、经验和职业道德谋生的职业,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差异性和人性。医生的知识和经验也有其生命周期。 对投资者来说,如果他们只看到目前该单位医生对资本运营的影响,而不考虑这种文化影响是如何传递的,他们可能最终“失去所有的钱”。

第二点要说的是医院和医生分开付费 我对医疗改革的三点看法是: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回归;医生的知识价值回报;尊重生命价值观的回归 医生群体很难发展。医生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与医院的收入密切相关,医生的知识价值难以独立体现。

医生的价值不超过三种状态:

一种是“出卖自己的身体”。医生做得更多,做得更少,与工资几乎没有关系大多数国家的公立医院系统,美国的香港、梅奥和凯撒等医院就是这样的支付方式;

第二是销售技术。医生看到一种疾病的花费美国的分期付款系统;

第三是企业收入的“收缩”,创收后费用和佣金的减少,以及二级或三级再分配中国的公立医院系统 在这三种分配形式中,只有第三种明确反映了公立医院的盈利能力。 随着价格体系的畸形发展,“薄利多销”的观点主导着医疗体系,导致医生对知识价值和生活价值的理解出现严重偏差。

中国的医疗改革多年来做了很多措施,但效果并不好。支付系统缺乏良好的突破是一个关键原因。它影响着医生和医院的医疗行为,也影响着类似医疗沉陷的根本原因、医疗联盟的实现和医生的流动。 恕我直言,尊重生命的价值并没有贯穿整个制度建设和支付体系建设。

例如;当一个病人收到医生的命令,根据医生的诊断不住院时,医生的价值就根本无法反映出来。 事实上,这是因为支付系统没有将医生知识的价值与医院服务分开,而是鼓励医生通过病人住院和服务收费来反映医生的价值,并且还鼓励病人住院以获得更高的补偿率。 换句话说,医生的固定收入占总收入的10-30%,其中大部分是通过“创收”获得的,更多是通过小额利润获得的。

换句话说,越大的医院可以批准购买大型设备,他们就有越多的“盈利”机会,他们就越吸引医生跑去医院,他们就越能让病人跑去大医院,不管是严重的还是轻微的疾病。 如何吸引医生到基层工作?这种定价制度不可避免地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当同样的“优质资源”到达基层时,价格就会下降。医生级别相同的不同医院将降低价格,相同的治疗方法在不同的医院也将降低价格。 这本身就是对知识和生活的不尊重。

只有以上两点足以回答为什么下沉医疗政策难以实现的原因,如医生群体和多点执业。 如果我们再加上正在进行的一系列改革,例如医院药品和消耗品的零奖金销售,医院将很难提供“额外”资金来支付医生群体,特别是“技术援助”,医生群体往往会低估得更多。 目前,医生从系统内部向系统外部的流动正在加速,这也给医院平台的构建者带来了新的思路和变化。

十亿欧元健康焦点,三个问题和三个答案深度剖析,为什么过期药物的回收不能“助你一臂之力”?

“崛起”本土制药企业:国内新药研发企业30大品牌

改革开放四十周,复星集团:度过弱势时代,将站起来

梦想回到中信21世纪,数马云的“医学梦”

玩手机医学,失去儿子人工智能,腾讯医学“激进”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明。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